联系方式

地 址:新郑市孟庄镇农民创业园J排01
电 话:0371-62468999
手 机:18537138903
邮 箱:297529482@QQ.com

枣与生活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枣文化中心 > 枣与生活
枣是连接简朴诚挚情感的红丝线
作者: 发布于:2016-2-15 13:46:06 点击量:

  去皖南的恩龙山庄,路过久闻的枣乡水东镇。正是割稻打枣之时,远处山坡近处路边院内,树上的枣沉甸甸的。百枣园路边已有农家卖用蜜淹制的枣。

我小时候在山西太行山老家长大,对枣有着特别的感情。踏遍山垭,在一蓬蓬刺棵里寻找那一粒粒酸枣;爷爷奶奶栽在家门口的大红枣树,更是我时刻惦记的美食,枣还没红就被偷着缠着吃得差不

多了。当然少不了爷爷奶奶的嗔怪,有时候屁股上也会挨几巴掌。我少儿时留下的印象,水果中只知道枣。

水东镇西去不远是我们出游的目的地恩龙山庄。这里没有枣,有一些白果猕猴桃一类的农业项目,更多是些娱乐项目和用现代手段包装的景点。我不明白在远离大城市又没有自然和人文景观优势的这里,这样的投资有多大的意义。不过,对隐于坡上松林之中的小木屋和门前随意栽下的一沟大冬瓜,我倒觉得有些情调。在小木屋住了一夜,万籁无声中,松涛渐起,睡得不错,算是山庄中一次奢侈的回归享受吧。

第二天上午离开山庄再次路过水东镇时,看着扑面而来的大枣林,我不由停了车。同行的另四家也停了车。看来水东大枣不仅吸引了我啊。
百枣园
屋东头刚割过的稻田散发着秸秆的清香,沾满露水的田埂延伸向那片枣林。枣林有好几亩大,里面套种着棉花。树有年头了。不少老树虬劲,有的俯卧在地盘旋生长,有被风吹得往斜刺里长的,但大多挺拔葱笼。枣林里充满着蓬勃生机和快活的原始冲动。

大家伙提着醒,避开棉花棵,用手中长竿伸向树头拨打。枣,便啪啪落下。树头的枣顶着日头长,至今方落,比别的枣又多了些成熟的日子,所以捡到手里看,那枣个个圆溜溜的,红了大半,一咬又脆又甜。在树底下,吃自己打的枣,大家那兴奋的笑脸上,写有第一次经历,写有动手丰收的喜悦,对我则更多了一层时光倒流几十年回忆儿时的甜蜜。

打枣吃枣抢枣,枣林里充溢着因此而起的忘乎所以的呼喊大笑。打完一树再找一树。吃着装着。差不多了,大家伙开始寻找精神上的乐子。有的拿着数码相机在忙着抓拍,有的在摆着各种姿势等拍。我打了少见的一个连理枣,送给一起来的一对恋人,并让他们捧着在枣树下合影。我们一行还起哄早(枣)生贵子。他们的脸也绯红得像手中的枣。

回到大嫂的店中,我让大嫂称一称大家手中几包不下十多斤的枣。大嫂说:“要啥钱,我又不是卖枣的。”说着,又坚决推开我递过去的二十元钱,由于推来推去和诚意所致,大嫂的脸也红红的。她说看到你们在枣林里那个高兴劲儿,我也乐,不就打俩枣吗要啥钱呢。

大嫂是个生意人却把钱看得如此轻,看我们城里人高兴她也乐,让我一直到现在想起内心深处就会涌起感动。今天还有这样的大嫂这样的人情啊。

这是一种久违的感动,黄金般的情。百枣园不由就想起儿时由于枣和乡下爷爷奶奶的那种亲昵关系,想起那时看过的电影《平原游击队》中,大娘把一簸箕红枣倒了一炕时劝吃的话。



官方微信二维码